,欢迎光临!
文明论坛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舒城好人馆 >> 六安好人 >> 乔礼翠:捐肾救夫“血脉相连”传至爱

乔礼翠:捐肾救夫“血脉相连”传至爱

2014-12-02 15:58:57 来源:舒城文明网 浏览:7491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概述:“最欣慰的是看到丈夫一天天好起来,任何困难、坎坷都要一起扛,别说捐一个肾,就是一条命,我也愿意。”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这样说道。她,就是割肾救夫的安徽省舒城县桃溪镇苍墩村的村民乔礼翠。
    来到了安徽省舒城县桃溪镇苍墩村,看到了为夫捐肾的乔礼翠,41岁的她,显得是那么的柔弱,脸是蜡黄的,身材是瘦小的,不太冷的天,全身上下却包裹得严严实实,手里还紧抱着一个热水袋,据她说,鞋底下还有一个热脚的东西。坐在饭桌上,只吃了一点饭,其他菜再也不动筷了,她说,胃始终感觉是冰凉的,吃了食物就像放在胃里一样,消化能力很差的。她说,现在一年到头都感觉头昏沉沉的,总没有精气神。
    但明显的变化是,当我们谈到她的丈夫陈同桃时,她的眉宇间倏然一亮,话也明显多了起来:她现在可好多了,自手术做过之后,状况一天天好转,现在主要的是要每天服抗排斥药。她说:“面对丈夫有时精神不振,我就开导他,你多活一天我就赚了,说明我的付出也有了回报。”
   “我一生中要感谢两个女人,第一个是母亲,她生我养我,第二个是老婆,她给了我第二次生命!”陈同桃如是说。
    惊闻丈夫患有尿毒症
   “那是一个让我晴天霹雳的日子,我简直不敢相信,我的好端端的丈夫竟患有尿毒症。”想起当初的情形,乔礼翠至今仍心有余悸。
    陈同桃说:“那是去年夏天,我正在学驾驶技术,当时脸也变得漆黑,就感觉是学驾驶晒的,也没往坏处想,但有次站在车上的时候,两腿不住地发抖,无论怎么想站稳都稳不下来。为以防万一,第二天,我就和妻子一起到县医院去检查。”乔礼翠气愤地说:值班医生把化验结果单往前一甩,说谁叫陈同桃,尿毒症晚期,人快不行了。陈同桃一听,脸顿时僵了,我一看情形不对,马上说,你们医生是不是搞错了,他不会有这个病的。但我也是如同听到晴天霹雳般,把泪水咽下肚里,还不停地安慰丈夫要坚强。
    为了证实,第二天,他们又到省立医院进行了复查,残酷的事实还是摆在了面前。
    家庭会议决定捐肾救夫
    从此开始了慢慢救治路,但陈同桃的病却越发严重起来,医生说,这是晚期,他随时都有生命危险。怎么才能挽救他的生命呢?医生说,换肾吧。“那要多少钱?”她问医生,100多万吧,但还不一定能有肾源,要有匹配的肾源是很难找的。她惊呆了,随后痛哭起来。一旁的兄弟们更是无法接受这个天文数字,他们甚至想到了放弃。
    回到家里后,她用民间的中草药服侍丈夫,熬好药后,一口一口喂丈夫喝,想不到,却因此加重了他的病情:他的脸变得跟石灰粉一样,刷白刷白的,白得很僵硬,很死板,后来甚至不能下床走路。用她的话来说,此时的他不像一个“人”,更像一个“僵尸”。
    再拖下去命就保不住了,她慌了,把陈同桃的兄弟姐妹全召集到了一起,她告诉自己,只有自己才能救他,她绝不放弃救他,真不行就捐肾救夫。她觉得捐肾很有把握,因为在此前的医院救治中,她和陈同桃的兄弟姐妹都进行了检查,捐肾在医学上都没有问题。
    这是一个感人的会议,二哥陈同柱、三姐陈同兰都争相表示可以捐肾,陈同柱甚至说,我早就问过医生了,像我这样胖不好提取肾,为了减肥,这几天我天天早上坚持跑步。大哥陈同合、小妹陈同溪表示可以在经济上给予多多支持。面对这感人的场面,乔礼翠哽咽着说:大家的心意我领了,大家都有很重的家庭负担,这个捐肾的事还是我来承担吧。
    病房里她几度昏倒
    当她把捐肾的想法告诉丈夫时,丈夫大发雷霆,接着紧紧拉着她的手,一如当初恋爱那般温柔:“万一我有什么不测,这个家还要靠你,何况你身体也不好,不能让你受这个苦!”原来,乔礼翠生下第二个孩子后,一场持续了几天几夜的高烧差点夺走了她的命,然后又做了结扎手术,从那以后,她的身子骨一直很脆弱,可她的心,一直很坚强。
    这时陈同桃的妹妹也在劝她:能不换肾就不换了,你看哥哥的脸像黄裱纸那样,不知能否救活了,不能到时搞个人财两空呀。医生也望她权衡利弊:取肾可能导致免疫力下降,同时不排除手术中有生命危险,再则若干年后如一只肾坏了,或者出了车祸之类的事故,都有生命危险。
   “你当时动摇过吗?”笔者问道。“一点动摇都没有,当时只想一心救他,即使救不好,也心甘情愿,说明我已努力过了。”乔礼翠斩钉截铁。
    手术当天,病房里的陈同桃、乔礼翠手牵手,彼此鼓劲加油。但由于乔礼翠对麻药有抗药性,在连打两次麻药后,才慢慢施行手术,手术结束不到三分钟麻药就失效,乔礼翠剧痛起来。她听见了亲人的呼唤,可是她浑身无力,连眼睛都没有力气睁开。亲人们的呼唤在耳边一声声响起,可是那声音那么遥远那么飘缈,好像隔了千山万水。
    以后的几天,乔礼翠说真是生不如死,一方面是难止的疼痛,再一方面是她不能吃不能喝,吃什么吐什么,连营养液都不能挂,只好靠喝点白开水度日,出现了几次休克。即使此时,她还在为丈夫担心着,为如此巨额的药费费心着。
   “血脉相连”传递人间至爱
    如今,乔礼翠的一只肾已经成功移植到了陈同桃体内,二人已经经历半年的观察恢复期,这对患难与共夫妻的真情让无数人感动。从此以后,陈同桃的身体里将永远住着个“乔礼翠”,他们将同呼吸、共命运,这份特殊的“血脉相连”定会成为夫妻俩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。
    陈同桃说:“人们不是常说‘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’吗,可我娶了个好媳妇,大难临头她没抛下我,还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,我拿一辈子也感激不尽啊!”乔礼翠却说:“咱们是命中注定的一家人,任何困难、坎坷都要一起扛,别说捐一个肾,就是一条命,我也愿意。”
    说到将来的困难,乔礼翠最担心的就是他要长期服药,一月下来药费要五、六千元,除掉医保报销外,自己要支付3000多元,而当初支付的治疗费用,主要是向亲友借的,现已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。
   “但我最欣慰的还是看到丈夫一天天好起来,这是对我最大的安慰,看到这点,那些困难,确实也算不了什么了。”乔礼翠信心满怀。
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分类一 - 分类二 - 分类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