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欢迎光临!
文明论坛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舒城文化 >> 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 >> 孝老爱亲 >> 儿子是我同桌 我是儿子拐杖--记十多年照顾脑瘫儿的父亲李光兵

儿子是我同桌 我是儿子拐杖--记十多年照顾脑瘫儿的父亲李光兵

2014-01-14 09:45:41 来源:舒城文明网 浏览:6268
内容提要:儿子是我同桌 我是儿子拐杖
--记十多年照顾脑瘫儿的父亲李光兵
后排左边是父亲李光兵,右边是儿子李子豪。

在安徽舒城县杭埠镇舒三中学小学部四年级教室里最后一排,有一对特殊的同桌。
孩子叫李子豪,脑瘫患儿,同桌的是他爸爸李光兵。每天,父亲李光兵把儿子抱到二楼教室,然后陪儿子坐在一起读书,下

儿子是我同桌 我是儿子拐杖

--记十多年照顾脑瘫儿的父亲李光兵

后排左边是父亲李光兵,右边是儿子李子豪。

 

在安徽舒城县杭埠镇舒三中学小学部四年级教室里最后一排,有一对特殊的同桌。

孩子叫李子豪,脑瘫患儿,同桌的是他爸爸李光兵。每天,父亲李光兵把儿子抱到二楼教室,然后陪儿子坐在一起读书,下课后,就搀着他训练走路,放学了,再抱他回去。这一陪,就是四年,这四年,父亲不是来学习的,他只是为了照顾脑瘫的儿子。李子豪今年13岁,出生6个月就被诊断为脑瘫,医生称没有治疗价值,但李光兵没有放弃,卖了房,辞了工作,全身心照顾起儿子。

儿患脑瘫家庭离散

李光兵是舒城县杭埠镇人,1999年,他与相恋多年的恋人喜结连理,他们憧憬着美好的生活,第二年,随着大胖小子的出世,更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限欢悦。即使现在回忆起来,李光兵也说那时的生活真是比蜜还甜。

但孩子长到五六个月大的时候,他们感觉越来越不对劲,孩子脖子立不起来,还不会翻身,夫妻俩带着孩子到南京儿童医院检查,医生告诉他孩子是先天脑瘫。真是晴天霹雳,这可咋办呀?

从此他们开始了慢慢治疗路,从南京到上海,从广州到北京,从青岛到西安,一家一家医院地检查、治疗,找专家、寻名医,哪里有名医,就到哪里去。为了节省费用,大人们忍饥挨饿,风餐露宿,真是受尽了苦,他们在梦里都想着孩子能早日站立起来。即使这样,庞大的治疗费用还让他们难以为继,不得已,他们东拉西借,不久便债台高筑,为筹措药费,夫妻俩边为孩子治疗边在医院附近打工。

这时,北京一家医院的医生说到五、六岁时就能明显好转,夫妻俩顿觉眼前一亮,感觉天就要亮了。但好不容易熬到五、六岁,孩子还是那个样。这时,孩子的母亲再也坚持不下去了。她说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呀,遂坚决要求与李光兵离婚。她要远走高飞了,面对妻子的决绝,李光兵寒了,但作为男子汉,他没有掉一滴眼泪,他说理解妻子的决定,这几年,她受的苦也不少。他表示,妻子离开了,但我要独自把李豪带大,陪他读书、陪他成长,直到成人。

当儿拐杖父子同桌

李光兵本来在桐城某房地产司工作,离婚后,他便辞职了,并把城里的房子卖了还掉以前治病所欠的债务。他带着儿子回到了舒城老家,按照医生的嘱咐,在家为李豪调养。转眼到2008年,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。于是,李光兵带着孩子找了当地学校报名,但一连找了三四家都被拒收了。“收了就是累赘,谁愿意接收一个脑瘫,走路都不稳的孩子呀。”憨厚的李光兵很理解当初拒绝孩子上学的那些老师。这时,他又找到了离他家有近十里地的舒三学校,接待他们的是李岑芝老师。“孩子怪可怜的,他只是肢体上的不健全,但有接受教育的权利。”李老师说道。李豪终于如愿以偿地走进了学堂。

从此,李光兵的生活规律就是另一番作息时间了:每天三、四点起床捕鱼,之后到集市售卖;520分,回家做饭;6点,开始为儿子穿洗;620分,喂孩子早餐;7点,驾上三轮车与儿子一起赶到学校。上午,与儿子一起在学校读书。11点,带儿子回家,然后又是煮饭、喂饭。下午1点半,送儿子上学,然后陪读,四点半左右带儿子回家。晚餐后,扶着儿子走路,进行一系列康复训练。

他们家离学校有十里的路,一到雨雪天,三轮车就不敢骑了。这时,李光兵就背着儿子上学。他说:“以前小的时候,背还不吃力,现在越来越吃不消了,毕竟小孩体重也达80多斤了,一次背下来,累得满头大汗。”但李豪心头却别有一番滋味,他说,每次爸爸气喘吁吁地背他上学时,他就心想:要是自己站起来能背爸爸该有多好啊!

豪的教室在二楼,上、下楼都要抱上抱下。笔者终于看到了这感人的一幕:李光兵先把儿子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脖子上,然后紧紧地抱住他的腰,吃力地把他从轮椅抱到身上,要上楼梯了,他低着头、弯着腰,又一步一步地沿着楼梯口挨到楼上。虽然数九寒冬,但李光兵早已气喘吁吁、大汗淋漓。

令他们很感欣慰的是:李豪的成绩还是很好的。李豪的老师李岑芝也说,李豪很要强,虽然他手不方便,写字慢,别的孩子半个小时能做完的作业,他可能要写三个小时,但从来不喊苦,那种坚强精神我们都很敬佩。

血脉相连再创奇迹

孩子要治病,家庭要开支,自己又要陪读,哪有生活来源呢?不得已,李光兵承包了老家附近的一口鱼塘,在鱼塘旁边搭了简易的两小间房子,总共只有二十平米左右,周边几里地都没有人家。瑟瑟寒风,断枝败叶,一处茅屋,显得是那么的寂寥和落迫。

这是一个简陋的住居,但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贴满墙上的奖状,什么“三好学生”、“十佳少年”……比比皆是,这是寒冬里的一丝暖色。他的奶奶对笔者说,李豪非常聪明,表达能力也很好,很喜欢看电视,经常给我们讲国家大事。

李光兵的老母亲原住在老家,但看到儿子和孙子饥一顿饱一顿的,实在不忍心,不得已,去年就搬了过来帮忙照料他们。看到来人了,李豪是特别的开心,他说目前最大的渴望就是找一家能康复的医院,能治好的他的病,能像常人一样四处走动。

“爸爸太累了。”显得有点老成的李豪说。有一次,患有肾结石的李光兵在陪儿子在外练习走路时,病发痛得坐在地上说不出话来。李豪趴在地上向家里方向慢慢挪动身体,想帮父亲倒杯热水。李豪说“看爸爸那么苦,我的眼泪都掉下来了,爸爸为了我,付出了好多。”

2011年,有爱心人士给李子豪联系了医院进行干细胞治疗,但效果并不明显,李子豪站起来的目标没有实现,但李光兵父子并没有气馁。他说,现代医学越来越发达了,只要我们坚持不懈,李豪站起来的愿望一定能实现。

“儿子是残疾人,我不能给他提前安置好富贵的生活,只能尽自己的能力当他的‘拐杖’,做他的后勤保障,只有学好知识,他才能走好以后的人生路。”李光兵这样解释自己的陪读路。他说,条件允许的话,他还要陪他到大医院治疗。李豪说,我相信我会站起来,学到好多好多的知识,走好长好长的路,当一名医生,帮助好多好多的人。 (陈胜 祝远升)
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分类一 - 分类二 - 分类三